新聞動態

新疆印刷設計師必看:設計文化的內涵

2019-01-24 17:03:08

     設計直到現在,人們已漸漸地明白,設計是為人,而非產品或金錢,慢慢地明白了設計的這種人文精神。
     而如何使中國的設計更具民族性和本土文化的特性,這是中國設計走向世界的根本,也是立足世界的根本。

    中國的本土文化是什么?是儒學文化、五千年的封建文化,這些文化隨著具體的事物通過視覺表現出來,如國畫、書法、易經、禪學、五行八卦等等。民間有剪紙、泥塑、木版年畫等,這就是一種文化,是現代設計在中國急需的養科。

    俗語說:“根深才能葉茂”,中國目前的設計借鑒甚至抄襲西方的很多,這只是一種盲目的拿來主義,我們可以學習西方先進的現代的設計觀念,而無需從形式上去照搬,這種照搬只會越來越失卻本土自己的東西,跟著別人的步伐走。

    我們一直鼓吹要和西方接軌甚至對話,這種接軌是要求有自己的東西,本土的文化內涵在里頭,否則只是東施效顰,讓別人恥笑而已。

    香港的著名設計師靳埭強之所以走向成功,不僅因為他有一流的設計意識和頭腦,也由于他在設計中加入了許多很中國化的東西,如中國古錢幣、水墨文化、儒家文化,他很聰明,很懂得如何將浸淫五千年的中國文化加入一些現代的調味劑呈現出來。他就這樣一步步地跨向了世紀一流平面設計大師的行列。

 

另一方面,中國化的東西更能使人感到一份親切,一份自豪,更有一種國人的設計文化。在20世紀前的歐美,沒有一個藝術家會在畫布上留出這么大的空白,然而,傳統的中國畫家們都把這片空白看作讓人發揮想象的依據,中國的哲學就是強凋的萬物變化不定。每當我在尋找這種契合點時,看到日本的設計作品,特別親切,覺得自己找到了,找到有深刻理性的感性作品。古代日本是自然崇拜。一千年前文化借鑒中包括佛教、漢字書寫體系和中國唐朝的藝術和建筑。日本的藝術既可能簡樸,也可能繁復,既嚴肅又是誕,既有楚楚動人抽象的一面,又具有現實主義精神,這就是東西方交融,不正是我們要尋找的嗎?從日本的設計作品中似乎看到了一種靜、虛、空靈的境界,更深深地感受到了一種東方式的抽象。日本很多自稱為大和民族的本土文化其實都是從中國流傳過去的。而中國當代的設計為什么還不及日本呢?這的的確確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這個問題的答案涉及很多方面,但我覺得最根本的還是作品本身的文化內涵,如今的中國設計師可能過多地強調了形式的方面,而忽略了設計作品本身應透露出來的內容和意境。

    我一直深信,只有這樣的作品才更能讓人回味,讓人感到一種深度,感覺到設計的這種人文精神。

    用一位美國設計師普羅斯說過的話來結束本文吧:“人們總以為設計有三維:美學、技術和經濟,然而更重要是第四維:人性。”

 

  設計理念

    [/FONT][/B]設計是從人類生活的開始而不是工業革命之后才產生的。博物館中文化性收藏品,其作者當時并未被稱為設計師,但他們卻是真正的設計者。人類的歷史、文化遺產都產生于設計,我們能通過當時的設計看到當時的文化。所以大家的責任重大,設計師是在進行一種文化活動,把設計推向未來,有人認為,設計師改變的只是景觀,而我不這樣看,我認為設計師是在改變世界,這是兩個概念。

    對于設計,有兩點非常重要:一是發明。二是革新或稱之為改良。首先“發明”是從無到有,根據人們的真正需要,創造一種或幾種真正的功能。如果只是對產品的外觀、形態、性格等方面進行改變,那只是在發明基礎上的“革新”。

    所以這涉及到科學與技術的關系問題。例如: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使用的一種材料--塑料,早在19世紀初(BBC于1825年)就出現了。可以說,有很多發明是科學走在前面,而技術的產生卻在其后。再講一個例子:大約2000年前,古羅馬的一個皇帝帶兵征服了土耳其。他的士兵發現那兒有一種石頭能用來燃燒取暖,這就是“石油”。在拉丁語中是“石頭”的意思。二千年后的今天,石油已成為我們的主要能源之一。

    那么,是科學先于技術,還是技術先于科學呢?我認為,在人類的歷史發展中,有時是科學在先,經過研究、發現、發明,然后科學的運用變成技術。有時,在人類的生活中,產生一種需求,一種技術,最后經科學家轉化為科學。石油如果沒有發動機的出現,也不會有象今天如此廣泛的使用。這說明材料資源的運用取決于機械的發展,反過來,又對機械的發展起到促進作用,這是一個辨證的關系。這說明一種生產的過程(材料、能源的過程),與一種好的材料導致好的產品之間的關系,應該是好的材料、好過程、好產品互為的關系。同時好的產品又取決于好的結構、好的功能。

 

這又涉及到工業生產的問題。它指的是從人類最早的、有序的、有組織的、有效率的一生產組織方式,一種結構化產業。如古埃及的金字塔,以同樣的標準、尺度等進行塑造,這種由師傅設計,工匠營造的生產方式,早在古埃及就已開始了。再如現代的“福特”,在美國上了第一條自動化汽車生產線,有一種說法是這種生產線主要是為了提高效率,其實這只是一方面,另一個問題是,裝配線上的工人來自完全不同的國家,使用不同的語言,如何使他們在同一生產線上工作呢?從組織管理角度講,生產裝配線是比較合適的。所以福特裝配線不僅是技術的要求,也是人的組織化和不同文化背景的多種關系的要求。

    設計師把“產品”稱為“產品”,而企業家可能把產品稱為“產品”或“設施”,經濟學家稱為“貨物”,這說明一個產品有不同的功能,也有不同的使用者。產品存在著多樣性,這種多面化、多樣化的認定,是根據人的不同的需求決定的。例如,汽車的出現是由于發動機的發明,后來發展成為“汽車的社會”,當時人們并沒有認識到汽車的發明會帶來的影響,現在看來象一種寄生的“細菌”,由汽車引伸出新的道路棗維修廠棗維修工還有高速路……都和汽車有關。

    以上說明如何評價發明創造的重要性,以怎樣的尺度來衡量發明創造的重要性。任何事物都處于系統之中,而系統對人類的生活最重要。如汽車從發明、發展到定型,是從1885年到1980年,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看到今天所有圍繞汽車并與之有關的方面,及以后的發展,都與增加汽車的能力,打破對人的限制有關。人們希望無限制的旅行生活,無限制的發展。但這些都在變化。如汽車的“異化”使人被汽車所限制。將來汽車可能不再用汽油。而用氫光等能源方式,成為新的系統,汽車轉而為其服務。汽車在80年代以前擁有最大的銷量,而今天已不再可能,將會被新的銷售所取代。產品如何更容易的為人所使用呢?越標準化、越復雜的技術越不容易控制,反對社會有更大的控制。象現在的系統很好使,很舒服,在某種程度上越不容易控制,越危險。

 

關于產品的使用壽命問題,一個產品的存在、消亡、取代都是有其原因的,一個產品可能在某一階段特別有生命力,而在另一階段被取代了,但它并沒有消亡,而在別處運用。如絲綢與尼龍,在西方,有很長的時間里,絲綢非常受歡迎,但后來被尼龍取代,而今天絲綢又成為受歡迎的高級織物,“舊”的產品的消亡,并不一定是完全的消亡,可能在其他的領域中再次開發并被使用。人類生活存在著這樣一個持續性、多樣性。

    設計存在著兩種手段:①對現有的產品進行標準的改變。如第一批汽車出來后,可讓其更好看、更好用。但在第三代、第四代直至以后,這種改變將越來越難。②打破現有的標準,用獨創的方式,形成新的標準,為人接受。如汽車的問題:一個產品的結構性與使用者的需求之間存在著必然的聯系。如:汽車剛發明時沒有燈,當時法律上規定,一個車在跑時,需前后各一人拿著燈跟著跑。這就要求車上裝燈,要求必須有電源,然而發動機又太小了。后來,用電來啟動,就解決了發動機的發動問題。條件的變化給設計師帶來新的可行性。車體的外觀,不完全是為了好看,而是空氣動力學的要求決定的。如以前車體是由鍛打工人手工打造,通過板金來支撐車殼。而隨著自動控制的運用,車殼完全由自身的結構支撐起來,從而對車身的設計提供了至少兩種以上的選擇。車身的設計受流體力學的影響,后來由于新技術、新工藝的形成,對其也產生了影響。如:沖壓成型、拉伸成型為車體的多樣化創造了條件,也帶來很多的改變。從而使①、成本降低。②、無廢料。③、形態多樣化。1975年前后石油短缺,使車身減小體積,這些都說明條件的變化對設計的影響。

    在設計中還有一個比較重要的詞“Complexity"可以譯為“文脈”或“寓義”,如果有事物存在,他們之間就會發生關系。如:這種關系可以用高斯定律表示:n(n-1)/2=R(其中N為事物的數量,R為關系量)。每個事物都是對“文脈“的表達,這種”文脈“可以是結構、象征、宗教……越有“文脈”的事物,表達越豐富、越體系化的東西,事物之間的關系越明確。我們可以看到,以前產品的成功是由于它所具有的這種“文脈”性的原因。如:“大眾”車,20-30年代的口號是為人民的設計。后來,為納粹所用,二戰后又為另外一種方式所采用,60年代又有一種寓義……“甲殼蟲”現在又出現了,這種出現、重復,說明了它所具有的“文脈”性或說是“寓義”性。

 

美的重要性是其中的一個方向,怎么表達,主要考慮使用者的反應、需求與潛在要求。如:小說家要想成功,就要了解讀者在小說中獲得多少對“文脈”的反應。通過這些讀者再去發現更新的“寓義”性的東西或“文脈”性的東西。這種東西可以是一種象征。如“可口可樂”它就具有這種“文脈”,它象征“青年一代”,象征一種新的消費階層和群體。

    那么就設計師和人而言什么是最重要的?再就是整個社會和人的相對認識是美的形態更重要,還是人性化更重要,這是兩種不同的答案。現代設計師的面前有一個鍵盤,上面有美感的、人機的、生產過程的……設計師如何調動這些元素來為自己的設計服務,這樣就使得設計成為非常體系化的工作。這就涉及到設計師對“市場”的認識。“市場”有兩種概念①、是指銷售的市場。②、是生產的產品不僅要賣,而且,產品本身作為載體要交換。交換物體,交換思想,它具有一種交換功能。設計師兩個都要認識。真正的“市場”不僅是銷售的市場,還是一種具有內在功能的可進行交換和使用的“市場”。  

[B]重新設計

    [/FONT][/B]一直以來,我們在從事著企業品牌形象規劃與設計的工作,總是盡己所能為客戶提供最好的方案;我們也常常為此而不斷審視自己,放眼全球內這一領域的發展態勢,每次都有新的火花,直至將感想濃縮為“重新設計”。一同產生的還有改進設計的強烈愿望與使命感。時值世紀之交,中國申奧成功,漫長的申請加入WTO旅程也畫上圓滿的句號,中國企業面臨前所未有的機遇與挑戰,專業服務公司意氣風發,各出其謀協助企業在競爭中勝出。

 

與此同時,我們的消費開始跨入無國界時代。可口可樂的美妙,麥當勞的明快,福特的活力,IBM的精密,微軟的創造力,豐田的精神,松下的文化還在不斷地誘導著我們的購買欲望……
    
    高速發展的市場經濟就這樣有力地推進消費者消費觀念的轉變:物的層面的超脫和價值層面的注重在主宰著消費者對產品及其生產企業的認識與選擇。國際企業界已經把形象力同人力、物力、財力相提并論,稱為企業經營的第四種資源,21世紀的企業新動力。美國相關的專家調查,在新形象導入中,1美元將帶來27美元的回報。形象力甚至于城市發展也同樣適用。在香港,一個活力四射的國際自由港,配合“亞洲國際都會”的定位用活靈活現的“飛龍”新形象詮釋香港的精神特質,塑造香港的城市品牌,既是向全世界展現香港的魅力,也是增強香港人的自信與向心力。新形象被視為香港的新資產。
      
    然而,中國有多少的企業面孔能為大眾熟知?又有多少為全球認識?有多少企業把形象力納入了經營軌道?除卻形象革新成功的少數企業;尚無形象力意識的多數企業;對形象力知而不解的部分企業;還有這么一些已經為之投入成千上萬的資金,卻沒有看到預想中的回報的企業,對形象力喪失了信心。
無論如何,形象力的地位提升,企業經營者素質的提高,成功案例的啟示,必將促使企業陸續開展形象革新工程。
      
    問題是:中國的設計公司離這種現實的需求究竟還有多遠?
      
    國際上,經濟發達國家的設計行業已經步入了成熟時期,自然地走向兩極:個人工作室、大規模有影響力的公司經營,兩種模式都各有所長:個人工作室的創新意識強,公司經營的策略有針對性,這兩種模式都各能在社會與經濟發展空間各顯其能。我們同時可以從視覺和心理上強烈地感受到設計對社會(城市)氛圍的影響,對經濟的促進。在歐洲,人們從對設計的認識發展到追求,追求越高對設計公司的挑戰越大,需求越明顯;需求越明顯對經濟的促進就越快。整個社會(城市)里里外外的形象因為設計而突現個性與活力。

 

在中國,設計開始成為一個行業僅僅是十幾年的時間。由于常常被認為從屬于廣告行業,設計的經營者少有從一個行業的職責和企業經營的高度去發展,絕大多數設計公司還在上述兩種模式的中間徘徊,縱深方向不明顯。個人工作室鮮有實效力強的作品,還多數偏重于純藝術創作;盡管某些突出的設計師已經具備國際化思維,但突出的設計公司卻遲遲未浮出水面,為企業界、學術界、和大眾所認識。追求形式、欠缺策略的設計觀念是行業進程緩慢的致命原因。大眾對設計的認識還處于啟蒙階段,追求設計還沒成為時尚,設計的需求自然不明顯,設計對經濟的影響甚微。這條“反應鏈”既預示著設計行業的潛在空間,也是行業滯后的表現。
      
   我們必須重新思考設計。
      
   中國的設計教育起步晚,設計專業多從美術學院的美術專業衍生出來,教學經驗有限,方式也偏向傳統。這些專業教育下的設計師通常具備較高的藝術表現力,但知識構成較為單一,設計片面強調裝飾,美化。這就容易把企業形象設計當成是為企業披上美麗的外衣,只看衣服的質地與花色,不看衣服是否符合企業的型號、興趣、氣質、以及穿上這件外衣要去什么樣的場合。也就是,企業形象設計只是LOGO本身的字體、色彩等基本元素的斟酌與考究,卻不去考慮企業的形象革新的任務。
      
    當代設計已經強調設計的功能性。設計的目的是溝通。這顯然是傳統的純藝術創作不能顧及的問題。設計能否為視覺終端傳達更多的信息并引起重視決定了它本身有否價值。這種賦予功能的過程對設計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往設計師可以單獨接洽,單獨完成設計,現在的設計過程復雜得多,調研,分析,策略,設計,執行,管理。小組作業方式代替個人作業方式。設計不再是個人主觀思想的平面表達,而是一種融合功能與審美的傳播媒介。
     
    也許我們可以從城市形象中得到一些啟發。在英國考文垂市的三個標志性建筑頂樓,分別裝置了三種“天氣預報”燈。一幢預測溫度的變化,一幢預測風的速度和方向,一幢預測空氣質量。每當溫度、風速方向、空氣質量有變,這三幢樓頂的燈光顏色就跟隨著變化。市民從燈光變化可以了解天氣的變化,還可以享受燈光變化產生的視覺愉悅。這項燈光設計工程不僅是城市的標志性形象工程,還具備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的實用功能,同時與科技、生態、城市規劃等融為一體。形象設計于企業亦然。

 

由此我們又引用身邊一個有趣的現象。在特區深圳,五條綠化帶把20多公里長的“中國第一道”——深南大道裝點得絢麗多姿,四季如畫。假如在這些綠化帶中放置的是盆花,至少需要幾十萬盆鮮花,當幾十萬盆花同時擺上綠化帶時,我們能想象到這條路是多么的迷人。然而迷人的景象也許持續不了一個月,甚至一個星期。盆栽的花因為扎根不深等原因,容易凋謝。如此一來,園林工人又將這些凋謝的花盆再換上新的盆花,凋謝與更替還是在循環著。長此以往,投入將不堪重負。假如在綠化帶上培植鮮花樹木,也許一時間看不到百花盛開,卻是長宜之計,園林工人只需澆水施肥,就能年復一年地生根,發芽,開花,只因它們已經扎根在這條大道上。
      
    我們重新思考設計,思考的就是這么一個簡單明了的問題。假如設計公司們把為企業“捏造”美麗的花作為己任,把形象工程看成是“插花藝術”,企業必將枉費一筆資金。買花還是直接培植花,這與企業投資形象的方式出奇相似。在中國,在那些有著強烈形象革新愿望的企業當中,有多少是用了千千萬萬的資金購買了看似鮮艷,卻無生命力的花?有多少企業能意識到,自己真正需要的,其實是依自己的土壤培植出來的帶根的花?
      
     重新思考設計的結果是策略設計,策略先行,培植企業形象。我們從觀察土壤入手。培植鮮花的土壤有什么特征——企業發展的社會環境、經濟環境對該企業有何要求,企業內發展的小環境有什么特征。熟識了土壤的特征,將容易正確選擇種子。其次我們找到根的功能并施與養分加以強化——實現企業的經營目標、提升企業的知名度、美譽度、實現企業與大眾的溝通,提升企業銷售力,獲取顧客忠誠度……最后,展現在企業及大眾面前的便是有生命力和極有個性的花——有傳播力的企業形象。
      
     朗圖的策略設計已付諸執行多時,我們從眾多成功的案例中看到了策略設計的實效力,深感策略設計的迫切性,因而從頭說起,以明晰企業對設計的一些模糊理解,是為本文的主旨。同時,我們意識到形象革新適時而行的必要,身先力行,導入新形象,適應我們這一階段重新思考后對設計的深化。花與根的關系正是我們在思考過程中尋找到的一個生動而恰當的借代物,我們深信,這不僅是我們自身的指導理念,也有助于為企業明鑒。
      
    在這個形象力被提升到企業經營四大資源之一的時代,中國企業無形中給予了本土設計公司一個大好的發展機會,我們提出重新思考設計,是強調“策略先行”,重視“培植”企業形象的意識與技能,更好地服務于中國企業。有更多善于重新思考設計的設計師和重視策略的設計公司,中國的企業形象革新活動才會真正進入風起云涌的階段,企業形象遍地開花,爭奇斗艷。而隨之逐漸建立起來的企業形象設計效果判斷標準將為企業提供明確的參考。中國設計行業最終會贏取社會的信賴和尊重。


扑克麻将怎么发牌
澳洲幸运8 牵手长沙麻将下载 急速11全包稳赚不赔 国标麻将和日本麻将 4399游戏盒免费下 大乐透开奖网站 浙江11选五走势图 大众麻将规则胡法 广西淘宝快3走势图表官网 甘肃快三今日开奖号码 燃料油期货行情分析 广东麻将